设为首页 |

网站导航  

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» 大学时代»

相关新闻

【专栏·拿《红楼梦》说事儿】荣国府的“苍蝇”

作者:赵国强 文章来源:校报 更新时间:2021-06-11

  贾府的奴仆,有的是直接买来的,有的则是在贾府世代为奴,而大部分则属于后者。由此,他们在贾府形成了一个关系错综复杂的群体,其中有人忠心耿耿,一心为贾府奔走劳作,但也不少人飞扬跋扈、偷奸耍滑,甚至“吃拿卡要”,成为寄生在贾府里的“苍蝇”。

  刘姥姥初进荣国府时,她眼中贾府守门人的形象是:“只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,坐在大板凳上,说东谈西呢。”刘姥姥只得“蹭上来”搭话,“众人打量了他一会”,“都不瞅睬,半日方说道:‘你远远的在那墙角下等着,一会子他们家有人就出来的。’”其傲慢、骄横的态度,可见一斑。

  第五十七回中,写邢岫烟跟随父母来投靠姑妈邢夫人,与邢夫人的非亲生女儿贾迎春暂住一起。一天,宝钗发现寒风中的岫烟衣衫单薄。在宝钗的询问下,岫烟说出实情,原来邢夫人生性吝啬,让岫烟把二两银子的月钱,省一两给爹妈,生活用度与迎春“搭着就使了”,岫烟说:“二姐姐也是个老实人,也不大留心,我使他的东西,他虽不说什么,他那些妈妈丫头,那一个是省事的,那一个是嘴里不尖的?我虽在那屋里,却不敢很使他们,过三天五天,我倒得拿出钱来给他们打酒买点心吃才好。因一月二两银子还不够使,如今又去了一两。前儿我悄悄的把绵衣服叫人当了几吊钱盘缠。”原来,作为荣国府邢夫人侄女的邢岫烟,为了堵住迎春房里“妈妈丫头”那些奴仆们的嘴,竟然要“过三天五天”“得拿出钱来给他们打酒买点心吃才好”,不然,她们就“不省事”,就会以尖嘴利舌对人。对此,宝钗也只能愁眉叹道:“有人欺负你,你只管耐些烦儿,千万别自己熬煎出病来。不如把那一两银子明儿也越性给了他们,倒都歇心。你以后也不用白给那些人东西吃,他尖刺让他们去尖刺,很听不过了,各人走开。”

  第六十回中,大观园的厨师柳家的,去看望同样在荣国府作仆人的嫂子,临分别时,“他嫂子因向抽屉内取了一个纸包出来,拿在手内送了柳家的出来,至墙角边递与柳家的,又笑道:‘这是你哥哥昨儿在门上该班儿,谁知这五日一班,竟偏冷淡,一个外财没发。只有昨儿有粤东的官儿来拜,送了上头两小篓子茯苓霜。余外给了门上人一篓作门礼,你哥哥分了这些。’”看来贾府这些“在门上该班儿”的仆人们,平时也会得到不少的“外快”。设想,如果来贾府拜望的人不给他们一些“外快”,将会得到多少冷落和刁难。

  不仅如此,即使仆人们之间也会利用手中的“权力”索要“门礼”。第六十一回中,当柳家的走过大观园的角门时,守门小厮“且不开门,”且拉着笑说:“好婶子,你这一进去,好歹偷些杏子出来赏我吃。……你若忘了时,日后半夜三更打酒买油的,我不给你老人家开门,也不答应你,随你干叫去。”并威胁说:“我看你老以后就用不着我了?”可见,“吃拿卡要”现象在贾府可谓屡见不鲜。

  荣国府的这些现象,其实是清代衙门“微腐败”在豪门贵府的体现。门丁们虽是清代衙门的最底层,有的甚至是“临时工”,但前来拜门的官员,也得让他们三分,需要奉上“门包”,即小费。如果被拜谒的官员官阶较高,来人给少了,门丁则会将其拒之门外。据载,清末慈禧太后专权,宠信重臣岑春煊,但也离不开庆亲王奕劻,而奕劻和岑春煊不和,慈禧总是力图劝和他们。岑春煊来京,慈禧让他去拜见奕劻。门丁不认识来客,索要门包。岑春煊扭头就走,告状说,庆王爷家要门包,我没钱。慈禧指责奕劻,奕劻火冒三丈,一叠连声地要处死门丁。家人回他说,门丁已经跑了。以奕劻的权势,抓回一个跑了的门丁不费吹灰之力,但他却不了了之。此后,府上门包依旧照收。

  古代门丁索贿盛行,自有其社会体制、待遇、风气等多方面的原因,但也与个人的“贪欲”膨胀密不可分。清代广东潮阳县就有一位皂隶沈清,宁可穷困潦倒,也洁身自好,保持清廉正直,绝不收别人的贿赂。他死后,百姓为了纪念他,在城隍庙里为他塑像,香火不断。

  毋庸讳言,或者恶俗文化流传,或者理想信念缺失,或者管理漏洞尚存,或者个人贪欲膨胀,时至今日,在我们周围仍存在着一些现代“门丁”,他们采取欺上瞒下、虚报冒领,内外勾结,骗取公帑,或者截留私分、吃拿卡要等,像苍蝇一样嗡嗡乱飞,严重影响了管理队伍的形象,激起了基层的矛盾,损害了群众的利益,为人们所反感和痛恨。为此,社会必须在加强理想信念教育,完善个人发展机制,强化细化管理制度,加大惩治力度等方面下功夫,通过权力公开化、透明化、规范化,增强群众的知情权、参与权和监督权,让“微权力”也在阳光下运行,使现代“门丁”们知敬畏有作为,以彻底遏制“苍蝇”乱飞的现象。

  贾府“树倒猢狲散”,“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,预示着封建社会庇护下的豪门贵族最终没落的必然性,但荣国府“苍蝇”们的所作所为,也从根基上加速了这个世家大族的衰败,这一点不能不令人深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