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

网站导航  

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» 大学时代»

相关新闻

【专栏·拿《红楼梦》说事儿】贾宝玉的“诚敬”观

作者:赵国强 文章来源:校报 更新时间:2021-07-13

  诚敬文化,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内涵,历来被国人所重视,并世代传承。《红楼梦》中,贾宝玉对大观园中“烧纸钱”的行为表达自己观点时,就清晰地表现了这种“诚敬”观。

  贾宝玉在大观园闲逛时,“忽见一股火光从山石那边发出,将雀儿惊飞。”“转过山石看时,只见藕官(贾家戏班的优伶之一)满面泪痕,蹲在那里,手里还拿着火,守着些纸钱灰作悲。”后来,当他从芳官口中了解到,藕官是在为在戏中扮演自己妻子、现已死去的菂官烧纸钱时,忙拉住芳官嘱咐:“既如此说,我也有一句话嘱咐他,我若亲对面与他讲未免不便,须得你告诉他。”“以后断不可烧纸钱。这纸钱原是后人异端,不是孔子的遗训。以后逢时按节,只备一个炉,到日随便焚香,一心诚虔,就可感格了。愚人原不知,无论神佛死人,必要分出等例,各式各例的。殊不知只一‘诚心’二字为主。即值仓皇流离之日,虽连香亦无,随便有土有草,只以洁净,便可为祭,不独死者享祭,便是神鬼也来享的。……随便有清茶便供一钟茶,有新水就供一盏水,或有鲜花,或有鲜果,甚至荤羹腥菜,只要心诚意洁,便是佛也都可来享,所以说,只在敬不在虚名。以后快命他不可再烧纸。”宝玉口中的“诚虔”“心诚意洁”“在敬不在虚名”集中表达了他的“诚敬”观。

  宝玉的意思是,在祭祀时,重要的是内心真诚恭敬,而不在于地点、形式和虚名。只要“一心诚虔,就可感格(内心与神灵相通)”。这种观念,与儒家“祭如在,祭神如神在”别无二致。“祭如在,祭神如神在”出自《论语·八佾》,指孔子祭祀祖先与神灵之时,心怀孝敬,容止庄严,就如同祖先和神灵真在那里接受祭祀一般,表现了祭祀者的诚敬之心和态度。所以,李泽厚认为,对孔子来说,祭礼的重要性不在仪文、形式,重要的是以诚敬的心理、情感来亲身参与。由此逐步形成了儒家的诚敬之道。

  宋代理学家朱熹说:“凡人立身行己,应事接物,莫大乎诚敬。诚者何?不自欺,不妄之谓也。敬者何?不怠慢,不放荡之谓也。”他认为,为人行事须守住“诚敬”二字,“诚”就是对自己要诚实,对别人要诚信。“敬”就是相互尊敬,保持敬畏。他的弟子黄干在《朱子行状》中记载:“其祭祀也,事无纤巨,必诚必敬,小不如仪,则终日不乐,已祭无违礼,则油然而喜”。在朱熹看来,祭祀者的“诚敬”程度直接关乎祭祀的效果、成败,关乎自己做人的诚实与严谨,不可等闲视之。

  清朝重臣、理学家张伯行,为政尽职,为官清廉,为人刚直,他最初任官时就说:“圣人们的学问,概括为一个‘敬’字,所以做学问首先要做到专一诚敬。”因此他自号为“敬庵”。可见,古代官员、学问家对“诚敬”的重视,也反映出秉持“诚敬”对为人为政为官的重要性。

  当代著名哲学家、教育家冯友兰先生把“心存诚敬”看做是人们立身处世的一种方法。他认为,所谓“诚”,就是不欺人和不自欺,是“当心(用心)”“认真”“不怠慢”。所谓“敬”,就是“执事敬”,即做一件事,就把那件事“当成一件事”去认真做。他举例说,譬如一个人正在读书,而其心不在书上,“一心以为鸿鹄将至,思援弓缴而射之”,就是读书不敬。所以我们无论做大事小事,必须全神贯注,“当心”去做。人常有“大江大海都过去,小小阴沟把船翻”者,就吃亏在对小事的不诚敬上。冯友兰先生的观点提醒我们,无论我们面对社会、环境和人际关系,还是面对生活、工作、学习和自己内心,都应该保持“诚敬”之心。

  中国思想文化发展历程中的波折,曾使包括“诚敬”观念在内的传统文化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,也使得不少人对“诚敬”文化产生了模糊认识,使人们在自身修养和立身处世上出现了思想偏差,于是“自欺”“欺人”的语言和现象不绝于耳、不绝于目,秉持“诚敬”而“油然而喜”难以蔚然成风,这凸显出大力倡导“不自欺”“不怠慢”和“执事敬”等“诚敬”文化的重要性和紧迫性。

  从贾宝玉在祭祀之事上表现出的“诚敬”观来看,关于他的思想是否“反儒”的争论,其实有些简单化,事实上,在他的内心深处并不存在对儒家文化的“反”与“尊”,而是一直秉持“不欺”和“恭敬”,这应该是值得关注和研究的重要课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