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桑梓情怀】大坑_新闻网

设为首页 |

网站导航  

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» 大学时代»

相关新闻

【桑梓情怀】大坑

作者:张明国 文章来源:校报 更新时间:2021-11-03

  今年的天气比较奇怪,暑天热得要死,该凉的时候还热,比如今天已经10月4号了,还穿着夏天的短袖。另外,雨特别频繁,有伏汛,现在又在防秋汛。庄稼地里的玉米泡在水里无法收割,令生长在农村现在城里工作的我们心急如焚。又听说,现在有覆式收割机,貌似坦克,不怕泥水,但数量有限,难以满足百姓的需要。农民朋友只能钻进玉米地里用手一个一个掰下来,然后放在背跨的篮子里,装满之后送到地头上,倒到车斗里。一趟一趟,大汗淋漓不说,满身都是粉尘,手臂上也是一道道划痕。原来是收获的幸福,现在却是痛苦的劳作。

  大雨让我想起了家乡的大坑。我们村比较大,1200多人,村子东西比较长,水坑比较多,有张家坑、赵家坑、黄家坑,还有一些无名的小沟小洼。我们老家的水坑,类似于南方的池塘,面积大约1000—1500平米,深度2—3米,基本上每村都有,自然形成,靠祖祖辈辈百姓的养护而来。每当大雨来临,孩子们不用上学,不用去地里干活(割草),待雨停了,光着脚丫去蹚水,蹦蹦哒哒,嘻嘻哈哈,尤其喜欢到大坑沿上观看瀑布似的流水。从各家各户胡同里淌出来的水汇集到大路边的小沟里,然后顺势向大坑流去。坑边一般都有一到两处用砖或石头垒砌的梯形坡道(防止冲毁路基),汇集的水流顺着坡道而下,很有小微瀑布的气势。大坑的用途很多,可以防涝,也可以蓄水,夏天是游泳池,冬天是溜冰馆,洗衣、饮牛方便,养鸭、养鱼实惠。鸡渴了、鸟热了,全部“免费享受”。水坑的能力不大,但发挥着平衡器的作用,虽然没有“万夫不当之勇”,但滋养一方水土百姓;虽然没有“可歌可泣”的事迹,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透澈无私。月亮在那里可以照相,柳树在那里可以倒影,孩子们在那里可以嬉戏,鸡鸭鹅鱼在那里可以栖息———平静的它是万物的乐园。一个水坑带来的幸福感、获得感不计其数!

  可悲的是,现在的水坑已无影无踪。哪里去啦?填坑盖房子了!虽然现在村民们不用在水坑洗澡、饮牛、洗衣,但防涝怎么办?真不知道,今年这么大的雨,雨水流向何处?还有,生产队时期,田地头上,都有一条龙沟,蜿蜒曲折,每逢雨季来临,出现涝情,社员们掘开土隔沿,自然流出,流进无名的河沟,流向包容的远方。现在,每个人都把承包的土地作用发挥到极致,把庄稼种得到边到沿,哪里考虑大雨来了怎么办,哪里还有大局意识?今年的玉米收不成,烂在地里,怎么不让人心疼。我们该不该引起警醒、反思?该不该加快推进土地流转?该不该把自然留传的景物保留住(比如大坑)?

  人类要跟自然和谐共处,顺应自然,保护自然,尊重老祖宗留传下来的做法和经验。吃一堑,长一智,也是进步;脚踏实地,头脑冷静,也是智慧。科技进步,不代表我们的智商比先人高;寻求自由,不代表先人的情商比我们低。有高山必定有河流,相互补充,不可或缺。开发、利用自然的同时也要考虑实现可持续发展。

  我怀念大坑的存在,轸念大坑的包容,瞻念大坑的平淡,感念大坑的无私,信念大坑的清澈,想念大坑的快乐。

  是的,我想说:

  它不是大坑,它是天池!